《华尔街操盘高手》罗杰斯(1)

站内搜索

  第十二章 贱取如珠玉 贵出如粪土 ◆詹姆斯·罗杰斯二世◆

   詹姆斯·罗杰斯二世是在1968年以微不足道的600美元,在股市起家的。到了1973年,他便与乔治·索罗斯(George Soros)合伙设立“量子基金”(Quantum Fund)。该支基金后来成为全美表现最优异的基金一。1980年,罗杰斯累积一笔财富,于是宣告退休。他所谓的“退休”,是指开始专心经营个人的投资组合,以及到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教授有关投资的课程。

  我当时非常希望能访问罗杰斯。他不仅是当代市场交易领域内的传奇人物,而且总是能够透过电视以及一些平面传播媒体,为普通常识注入新意并给予新的诠释。

  由于我与罗杰斯并不相识,因此我写了一封信给他,一方面请求他接受我的采访,一方面向他解释,我正在编写一本有关交易员的书籍,随信我也附赠他附我先前所写一本有关期货的著作。我并在书上写了一句引自法国大哲学家福尔特尔(Voltaire)的名言:“普通常识其实并不那么普通。”

  几天后,罗杰斯打电话给我,为赠书致谢,并且表示愿意接受访问。但是他也告诉我:“我可能不适合你采访,因为我可以说是全世界最烂的交易员,我不但经常持有某一部位长达数年,而且从来没有选对进场的时机。”他认为我的采访对象应该是高明的交易员,而不是一名成功的投资人。

 

  我所谓的交易员,是指注重股市大势所趋的人;投资人则是注重选择具有获利潜力股票的人。换句话说,我所谓的投资人永远是多头,而交易员则可能做多,也可能放空。我在电话中向罗杰斯解释我如何分辨交易员与投资人,并向他强调,他正是我所希望采访的对象。

  选定标的·长抱获利

  我是在一个初春的午后抵达罗杰斯的寓所。他在满是古董摆设的起居室里接待我时,一再强调:“我还是认为你找错对象了。”

  以下便是罗杰斯的解释,以及为何他不认为自己是交易员的原因,我则是藉着他的解释而展开本次的采访。就如我在电话里所说的,我不认为自己是一名交易员。记得我在1982年买进西德股票时,我对经纪人说:“我要你替我买进甲、乙、丙三支股票。”经纪人间我:“接下来要做什么?”我说:“只要买进这些股票,然后告诉我是否成交就行了。”他问我:“你要不要我寄给你一些分析报告?”我回答:“拜托千万不要。”他又问我:“你要不要我寄一些参考资料?”我回答:“喔,不必了。”他又问:“要不要我告诉你成交价?”我说:“不要,连成交价都不要告诉我。假如你告诉我成交价,我只要看到股价上涨两倍或三倍,就可能想卖出股票。我其实是想长抱西德股票至少3年,因为我认为西德股市将会出现二、三十年仅见的多头市场。”结果可想而知,那位经纪人被我说得哑口无言,他以为我根本就是个疯子。附带提一下,我的预测后来证明是正确的,我在1982年底买进西德股票,后来在1985年与1986年初分批卖出。

  问:你当时为什么对西德股市如此有信心?

  答:我是在1982年底买进西德股票的,然而西德股市早在该年8月份开始迈向多头市场。不过,更重要的是,西德股市自1961 年以来,便没有出现过多头市场。在1961年到1982年的21年间,西德经济持续蓬勃发展。因此,基本上,西德股市已具有介入的价值。 不论是买进或卖出,我总会先确定自己不会赔钱。只要买卖标的确实有其价值,即使我判断错误,也不致亏损太多。

  问:可是根据这个理论,你可能会早10年进入西德股市。

  答:没错。你可能会因为与我持相同的看法,而在1971年买进西德股票,然后眼睁睁地走大多头市场。可是话说回来,西德股市当时的确拥有催化股市的因素。任何重大事情的形成与发生,总是需要催化。当时,西德股市的催化因素就是西德大选。我预测当时执政的社会党将被反对党棗基督教民主党击败。我也知道,基督教民主党早已拟订了一套刺激企业投资的计划。

  我的想法是,保守的基督教民主党如果在经过多年挫败后,终能赢得大选胜利,就一定会从事一些重大的经济改革。我也发现,西德有许多企业由于预测基督教民主党会赢得大选,因此在1982年都暂时停止资本及设备方面的投资。由此看来,假如基督教民主党真的赢得大选,企业的资本投资势必会呈大幅扩张。

  问:结果呢?

  答:结果在基督教民主党赢得大选的当天,西德股市就告大涨。

  问:假如基督教民主党输了呢?

  答:我前面已经说过,我之所以进入西德股市,就是因为它本身已经具有相当的价值。根据这个理由,我相信我不会亏损。



理财相关内容
生活中的小窍门
生活中的小常识
小知识分享
四季生活小常识
起名取名参考

《华尔街操盘高手》罗杰斯(1) © 2010-2019 窍门吧